您好,欢迎来到农化网! 请登录 免费注册加入
托球231212
热搜丁草胺解毒喹双草醚对氯氯苄甲酰胺三唑酮DMF吡虫啉解草啶
农化网 > 资讯 > 农化新闻 > 正文
不打农药也能防虫?以虫治虫崛起“天敌工厂”
2023-01-17 09:11:29 来源:半月谈

在贵州省修文县谷堡镇平滩村,上百亩猕猴桃果园已5年没使用过化学农药,防治虫害靠的是他们繁育的螳螂和小花蝽。类似的“以虫治虫”的应用,近年来正快速增多。

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到,强化农业科技和装备支撑。如今,随着我国化学农药零增长行动的推进,以及农业高质量发展,“以虫治虫”作为一种绿色的生物防控方式优势凸显、备受关注。“以虫治虫”的应用逐渐增多,成果逐渐显现,全国各地正在加速研发推广。

 

 

 

 

“以虫治虫”,实现“有虫无灾”

 

 

 

 

近年来,我国提出了化学农药零增长行动方案。与此同时,一种绿色的生物防治方式——“以虫治虫”优势凸显,成为一种新趋势。天敌昆虫一般是指农业害虫的天敌,根据其猎食害虫的方式,可分为捕食性天敌和寄生性天敌,常见的捕食性天敌有瓢虫、草蛉、捕食性蝽类、胡蜂、食蚜蝇、捕食螨和蜘蛛等,寄生性天敌主要包括寄生蜂、寄生性螨类等。

 

 

 

 

随着化工行业快速发展,化学防治一度因成本低、见效快等原因被广泛使用,但化学农药过度使用造成环境污染、生态破坏等问题也在不断显现。长期大量使用农药,在杀死害虫的同时也会杀死天敌,同时相当于在筛选害虫的抗性品系,很多虫害就源于农药的过度使用。

专家举例介绍,红蜘蛛本身不是非常厉害的害虫,因为它有很多天敌。正因为多年来农药的过度使用,虽杀死了大部分敏感个体,但少数抗性个体存活并繁殖产生抗性更强的后代,导致化学农药的效果越来越差,甚至失灵。除了红蜘蛛,还有蓟马、粉虱等,它们个体小、繁殖快、抗性生成快,易导致“小虫闹大灾”。

贵州大学农学院副院长杨茂发介绍,与传统化学农药防治相比,释放天敌并不是要彻底消灭害虫,而是要维持生态平衡,把害虫数量控制在较低水平,从而实现“有虫无灾”。用环境友好型的生物治理替代和削减高污染、高环境风险的化学农药,可以大大降低对土壤、水体等的污染,从而达到保持生态平衡的目标。

近年来,随着烟粮协同等产业协同发展模式的构建,蚜茧蜂防蚜治蚜的应用使粮、油、烟、豆轮作区有效减少了化学农药使用量,降低了防治成本,保障了农产品质量安全。蚜茧蜂生物综合防治效果高达80%以上,减少防治蚜虫农药使用量50%以上,累计减少防治蚜虫化学农药5000多吨,累计节约防治成本60.89亿元。

“天敌工厂”正在崛起

 

 

 

 

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,“以虫治虫”的应用近年来正快速增多。杨茂发介绍,到目前为止,我国已能成功饲养赤眼蜂、平腹小蜂、丽蚜小蜂、肿腿蜂、啮小蜂、草蛉、瓢虫、小花蝽、侧沟茧蜂、花绒寄甲等多种类型的天敌昆虫,对部分天敌的规模化饲养也已有一定基础,“天敌工厂”正在崛起。

早在2017年,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就公布了“全国动植物保护能力提升工程项目规划”,支持在中西部地区建设“天敌工厂”。比如,贵州大学农学院近两年建立了天敌扩繁中心,成功繁育并获得应用的天敌昆虫有3种,包括能够捕食80多种蚜虫的食蚜瘿蚊,捕食蛾类、在仓库应用较多的麦蛾茧蜂,以及能杀死草地贪夜蛾的寄生性天敌昆虫中华甲虫蒲螨。

为促进天敌昆虫产业化发展,2016年国家有关部门成立了“国家天敌昆虫科技创新联盟”,致力于解决全国天敌昆虫产业发展的重大技术创新问题,提升我国天敌昆虫产业化水平。目前该联盟联合创制30种生物防治产品和核心技术,推广应用2000多万亩。

贵州省农科院研究员张昌容近年来成功批量繁育小花蝽、螳螂和瓢虫,并在农作物上推广应用。在贵州省修文县谷堡镇平滩村,上百亩猕猴桃果园投放了他们繁育的螳螂和小花蝽后已5年没使用过化学农药。当地果农邓红星说,这些猕猴桃成了实实在在的绿色食品。

部分企业瞄准了“以虫治虫”机遇,正在构建天敌昆虫“育繁推”一体化格局。贵州卓豪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方面引进科研专家加强研发,一方面加强与政府、种植户的合作。该公司绿色防控研究所负责人梅建飞说,公司的“天敌工厂”繁育的天敌昆虫广泛应用在当地的水稻、玉米、高粱等粮食作物上。

推动“以虫治虫”技术快速推广

 

 

 

 

未来,推广“以虫治虫”等生物防治手段的重点,应是不断降低“以虫治虫”的应用成本,加大“以虫治虫”繁育、储存、运输、应用等全链条生物防治手段的研究。

 

 

 

 

张昌容认为,推广“以虫治虫”最有效的办法是开展大田示范,当农民看到示范田病虫害减少或减轻、作物生长更好,自然会选择接受。杨茂发认为,接下来要培养更多“以虫治虫”等绿色防控技术方面的持续稳定的专业监测队伍,监测虫害发生阶段、防控阈值等,从而有效达到有关虫害的防治目标。

建立完善的利于“以虫治虫”推广的体系非常关键。比如,探索科研单位同企业的合作共赢,推进科研成果尽快市场化。鼓励更多社会资本进入“以虫治虫”等绿色防控领域,倒逼研发端加快研发速度,形成良性发展循环。

要构建完善的绿色防控评价机制。一方面,每一种天敌昆虫都要有其使用的规范、规程;另一方面,要有专门的机构去评价,为推广提供坚实的体系支撑。

【版权声明】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本网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,但请严格注明来源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信息,发邮件至db123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